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与祂 > 7、黑玫瑰⑥

7、黑玫瑰⑥

目录

    黑玫瑰6

    陈山晚没有太注意,径直上楼去了。

    外头的雨声很大,陈山晚觉得有点困,所以在洗漱过后就上床睡觉了。

    他拉起了窗帘,故而屋内有几分昏暗。

    陈山晚安静的睡颜少了几分他这钟十八岁的年轻小伙该有的朝气,清浅的呼吸声更是透露出脆弱。

    “他”一直觉得人类是很易碎的东西,陈山晚在这其中更加如此。

    插丨在镭射纸折成的花瓶里的干玫瑰散发出了不属于它的光泽,那本来毫无生机的黑玫瑰一点点蜕变,宛若浴火重生的凤凰,刹那间就鲜活起来,充满了生命力。

    缠在黑玫瑰花茎上原本也干枯到好像一捏就能碎成渣的荆棘也是悄然从花瓶里探了出来。

    它努力地往前,像是想要够着什么一样,拼命地朝着陈山晚的方向而去。

    屋内弥漫着浓郁的雨后泥土与草地混合的芬香,却又在其中夹杂着一丝淡淡的诡香,让人不自觉地就想到一些地底的阴暗、不吉利的东西。

    譬如棺木。

    最终荆棘的尖刺只够着了陈山晚的一根发丝,也只敢够着那一根发丝。

    因为时机还没有成熟。

    由“他”的骨灰混着血液炼化的用来蛊人心智的迷香尚未渗透陈山晚,目前只流于表面,要等它们,又或者说等“他”彻底侵占陈山晚的神经、理智与灵魂,肉丨体上则是从皮肉到骨头甚至骨髓。

    那朵毒花就会在他心里慢慢绽放。

    “他”也就可以收获一朵漂亮诱人的花朵了。

    尖刺划破了那根头发,带起的一点劲风恰好将那根头发朝着花瓶这边吹,荆棘飞速将其卷走,速度快到成残影。

    它缩回了花瓶里,将那根不长的头发卷在自己的“身躯”里,贪恋又小心地缠着摩挲,但在满足诞生的那一刻,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空虚。

    这一根头发,的确缓解了“他”,如同久旱遇甘霖,叫“他”躁动的细胞和那些不安分的因子全部都被这一根头发捆住锁死,不再作乱。

    但过于贫瘠到干裂的大地,不是一点雨露就能够拯救的。

    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

    远远不够……

    想要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关于他的东西、属于他的东西。

    它,又或者说“他”着魔似的紧紧缠绕着那一根头发,荆棘狠狠地纠缠着花茎,本是同根生,尖刺却挠得花茎的表皮惨不忍睹。

    一如在楼上的“他”一般。

    “他”戴着黑色皮质手套的双手不停地隔着衣物抓挠着自己的手臂和胸膛,那种对陈山晚的饥丨渴全部化作了痒意侵占了“他”所有的理智。

    “他”像个精神病一样,用力地将自己好不容易长出的皮肉刮下来,黑色的血从黑色的衣物里渗透出来,滴滴答答地落在木制地板上,形成丑陋罪恶的黏液。

    陈山晚的一根头发就足以让“他”的四肢百骸都“活”了过来,全身死寂的细胞都疯了似的在悦动鼓舞,让“他”的灵魂更为扭曲癫狂。

    “他”感觉到自己空空的胸腔又开始了跳动,“他”贴在地面上,戴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一下又一下地抓挠着地板,像猫,又像个怪物一样。

    “他”紧紧地贴着地板,脑子里面只有一个人名。

    陈山晚陈山晚陈山晚陈山晚陈山晚陈山晚陈山晚陈山晚……

    “他”离他好近,他就在下面,不到两米的距离。

    可“他”离他也好远。因为明明不到两米的距离,“他”却没有办法触碰到他。

    “他”的胸腔剧烈地起伏了一下,漆黑无机质的眼瞳冰冷却又狂热无比。

    .

    陈山晚又做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五岁那年,福利院又新来了一个小孩。

    小孩比他大,他该喊他哥哥。

    小哥哥长得很漂亮,是他见过长得最漂亮的人。

    他有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下颌线清晰也显得消瘦。

    他穿了一身素白的衣服,瘦骨嶙峋的手腕和脚腕看着好像一折就能断,院长妈妈捏着都直呼可怜孩子。

    他很白很白,陈山晚从前觉得自己是这里最白的人,但他来了后,他才明白书里说“白的像纸一样”是什么意思。

    他的体温还很低,冰冰凉凉的,在夏天靠着很舒服。

    陈山晚悄悄牵过他筋骨分明的手,特别凉快。

    但小哥哥不会说话,一双眼睛也用布包起来了。

    他像是个没有生气的娃娃,任由人摆布。

    陈山晚还记得院长说,她是出门时看见他蹲坐在他们福利院门口的,猜测估计又是谁遗弃的孩子。

    她已经报了案,但福利院门口的监控很不巧地在前两天就坏掉了,所以找不到究竟是谁丢下来的孩子。

    她还跟所有孩子们说,不要揭开他眼睛上的布,这会伤害到他。

    陈山晚很听话,所以他帮院长妈妈带小哥哥到了宿舍——和他一间的宿舍后,就没有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而小哥哥也只是坐在床上,什么也没有做,就这样呆呆地坐在那。

    陈山晚以为他像可可姐姐,可可姐姐也是这样,不说话,看墙壁能看一天,有时候院长妈妈给她喂饭,她都会忘记要张嘴吃饭。

    所以可可姐姐很瘦。

    但这个小哥哥有点不太一样。

    院长妈妈买了奶糖回来跟他们分的时候,陈山晚帮他撕开包装,递到他嘴边,他张开了嘴,含住了那颗奶糖。

    他猩红的舌尖也扫到了陈山晚白嫩的指侧,湿湿的,但很冰凉,没有一点温度,让陈山晚不自觉地缩了下手。

    而那之后,他就被这个小哥哥缠上了。

    五岁的陈山晚相比起其他同龄小孩已经很懂事,能帮院长妈妈做很多事了。这个小哥哥和可可姐姐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自己不会吃饭,院长妈妈给他喂饭他也不会张嘴。

    但那天陈山晚眼珠子一转,把自己碗里不爱吃的西红柿用勺子舀起,递到了他的嘴边,他就张嘴含住了陈山晚用过的勺子。

    那以后,小哥哥每天的早中晚饭都是陈山晚帮忙喂的。

    院长妈妈觉得很愧疚,毕竟陈山晚才五岁,别人家的孩子这个年纪都是被照顾的,结果陈山晚还要照顾比自己大的哥哥。

    可陈山晚却很开心。

    他好像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高高兴兴地负责起了投喂小哥哥这件事。

    但小哥哥在福利院待了不到一个月就消失了。

    在陈山晚的记忆里,他有一天早上起来没有看见小哥哥了,问了妈妈才知道,小哥哥被他的家人找回了。据说他不是被遗弃的,只是走丢而已。

    然而现在在陈山晚的梦里,他梦见小哥哥坐在床边,他不知道是受了什么蛊惑,竟然向他伸手,想要将他眼睛上缠着的绷带拆下来。

    他的手伸出去的那一瞬间,小手似乎变成了大手,指尖才触碰到绷带,绷带就瞬间消失。

    小哥哥也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空洞的、只有眼眶没有眼珠子的眼睛,深黑的两个洞,直接叫陈山晚吓得后退了两步——

    陈山晚再一次从梦中惊醒。

    他其实真的不怕这些的,可呼吸却无端急促起来,心脏也像是被无形的丝线牵连悬起,莫名的恐慌在他心里蔓延,侵占了他的脑袋。

    有什么神经要发出警报,他却无端头痛欲裂,紧皱着眉,侧过脑袋,眼睛本能地眯起,视线也因此模糊。

    他好像隐隐约约看见有什么在游动,又似乎是他的错觉。

    陈山晚闭上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他身体从小就很差,也许是感冒了,也许是这几天天太热,“火毒”积在他身体里没排出去。

    所以陈山晚选择下楼榨个草莓奶昔,顺便想问一下楼上那位吃不吃。

    但他把写好的卡片放上去,按下按钮时,机械运作声确实响起了,可升降台不仅没有动,还发出了像是齿轮卡住了的顿声。

    陈山晚微停,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这么灵验的吗?

    他早上才担心完这个东西坏了怎么办,现在就真的坏了。

    陈山晚沉默了。

    他打开手机,他和喻心的聊天界面还是他回喻心那句现在没什么事了,喻心没有再回他。

    因为这事不小,毕竟这关系到楼上那位的肚子,所以陈山晚直接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响到末尾也没有人接,“嘟——”“嘟——”“嘟——”的长音在屋内回响了一分钟,好像还叠着重音。

    陈山晚皱着眉,想可能是在玩,所以没有听见,但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听见。

    这真是个问题。

    而在这时,有点远的铃声倏地在别墅里出现。

    听着像是个手摇的铃铛,带着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老旧感,叮铃铃的,声音不小,哪怕是从三楼传下来的,陈山晚有一瞬都感觉就在自己耳边炸开回响。

    陈山晚想起就在今天楼上那位写的卡片。

    摇铃代表找他。

    陈山晚踌躇着走到楼梯前,他上到二楼,看着通完三楼的楼梯,试着扬声喊了两句:“先生!”

    但摇铃声还在继续,甚至有点急促。

    那一刹那,陈山晚都有种这是催命铃的错觉。

    楼上那位不愿意停下摇铃,陈山晚耳朵也受不了这样的噪音,偏偏他打了几个电话,喻心都没有接。

    他没有游明的电话,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不理,要么上去。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