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与祂 > 40-50

40-50

目录

    第41章 手机恋人14

    【郑晨:新生开始军训了吧?】

    【郑晨:我今天就回校报道了, 谁在学校附近的,走走走,去新生面前吃冰淇淋!】

    【谢想:做个人吧你】

    【任燃西:你这招纯属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了, 你知道今天外面有多热吗?】

    郑晨才不理他们,狂艾特陈山晚:【晚啊, 你在学校吧?】

    陈山晚看到消息时, 才从学生会的办公室出来,任燃西已经帮他回了郑晨说他在学校。

    学生会负责管理军训, 还要安排新生报道,作为学生会的一员, 为了那点学分, 陈山晚当然在。

    谢想和任燃西都是他跟郑晨大学认识的,他们四个是一个宿舍——说来他跟郑晨的缘分也真是巧, 南方大学这么大, 居然能分到一个宿舍, 还是跨院系一个宿舍。

    任燃西和他都是学生会的, 也都是古代文字的。

    只不过任燃西已经有点不想学了, 但因为教授送的那个礼物, 任燃西现在属于觉得自己提转专业不好,可古代文字就是那种, 接触前觉得好酷, 很有意义, 学的时候但凡少点天赋就很崩溃。

    因为一个字,就复杂到让人挠破头皮。

    这个时候班上为数不多的十几位学生就很羡慕陈山晚这种人了。

    他在古代文字上展露出来的天赋令赵学惟都无比咋舌。

    要知道古代文字可不是隔壁国语专业那么简单, 学的不是什么体什么体, 而是从人类历史诞生起出现的“天书”。

    这种字体到底是怎么来的, 现代已经无从考究, 但从古代留下来的文献来看,似乎每个朝代都认为是天给的文字,是唯一能够通灵的。哪怕后面随着朝代的变化,会有新的再增加,他们也依旧这么书写。

    古代文字分为咒文,咒文据说是术士也就是祭祀用的,可以理解为像是国外的魔法咒语,但在咒文里又分为“法术文字”和“祈福文字”,还有向上天祷告用的祷文,还有一个至今还没有被理解是用来干嘛的“通文”。

    这些都被统称为“灵语”,也在个别朝代被称作“天书”“仙语”。

    陈山晚在这方面有着他自己都费解的天赋,无论是再晦涩的文字,他只要看过一遍,都可以完美的复刻下来,标准得像是拓本。

    古代文字最难的,无非就是灵语了。

    陈山晚最难的都如鱼得水,更何况是别的。

    所以教授问陈山晚要不要考虑提前修满学分,早点毕业,来吃国家饭。

    陈山晚其实也无所谓,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好,反正这样轻松的学习多少让他有点闲,所以他答应了教授。

    也就有了现在的攒学分之旅。

    古代文字这个专业开课时间比较早,不过南大整体上课时间都比较早,等到了八月底,新生军训快要结束的那两天,各个专业的学长学姐也开始返校了。

    陈山晚整理完资料出来,就看见等着他一起去吃饭的郑晨和任燃西。

    郑晨一把勾住他的脖子:“豁,晚啊,你又出名了你知道吗?”

    陈山晚撩起眼皮,一旁的任燃西把手机递给他看:“有新生偷拍了你,发到了大学墙和论坛问你是谁。”

    底下的回复不用看,陈山晚都倒背如流。全是对他的吹捧。

    他其实不怎么关注这些,但无奈自己的三个室友都是吃瓜第一线,冲浪第一人,就被迫关注到了。

    他们到食堂时,三个人先一起去买了饭,还帮占座的谢想带了一份。

    落座后就开始聊抢课的事了。

    课今晚七点开抢,陈山晚对选修课的态度素来就是有什么上什么,不是很在意要抢什么。

    但他大一鬼使神差地上了一年的人工智能。

    听是真的听得有点云里雾里的,偏偏那个教授还有点严格,甚至要考试。他一开始成绩也不是太好,还好后面教授看他第二个学期在那么多人退却的情况下又选了,以为他是真爱这个专业,加上陈山晚长得喜人,性格又好,就大发慈悲给了他高分。

    郑晨现在就是问他:“你这学期还选人工智能吗?”

    陈山晚也说不准:“再看吧。”

    然而说再看的人,还是在晚上选课时,选了人工智能的公开课。

    谢想看见他的选课,感慨了句:“你是真的喜欢啊。”

    陈山晚垂下眼,语气听上去有几分无奈:“没办法,也找不到别的有什么兴趣的了。”

    陈山晚以为今年开学生活会一如既往地平淡。

    但他们送走了七月流火,八月萑苇,九月授衣,再到公历跨年,临近寒假时,南大出了件很意外的事。

    几乎已经淡出校园传说了的那位学长忽然又有了动静。

    谢想是计算机科学那边的,只不过学的不是人工智能,而是软件工程。

    他有天回到宿舍,跟陈山晚他们说隔壁人工智能的那个学长有了消息。

    郑晨和任燃西一时间都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学长?”

    陈山晚却瞬间就想起了那个已经变成了校园传说的案子:“…三年前人工智能的学长在实验室研究项目时无端失踪的案子?”

    谢想打了个响指,有点嫌弃地看着郑晨和任燃西:“亏你们大一刚进来时还说要偷摸着去那个实验室探险呢,什么记忆啊?还不如当时压根没听我们说话的陈山晚好。”

    三人:“……”

    怎么感觉你都阴阳了一遍?

    任燃西来了兴趣:“他有什么消息啊?”

    谢想嘿嘿一声,坐在椅子上,压低了声音营造说秘密的氛围:“据说——据说啊,我也是听别人听说来的——人找到了。”

    郑晨不可思议:“找到了?死的活的?”

    “活的。”谢想说:“而且很神奇的是,听说他失去了从他失踪开始到现在的记忆,但——技术和脑子都没问题,可能下周或者下个学期就会回学校实验室继续工作了。”

    任燃西:“???啥啊?所以他经历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谢想摊手:“你这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他说:“我还想问你和晚哥知道什么不。”

    任燃西一听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你滚蛋,我们学的是古代文字,正儿八经的文字课和文字历史课,不是学道法修仙术好吗?”

    他看了眼陈山晚:“你看晚都不想理你了。”

    陈山晚确实没有参与到他们的话题里去,主要是他不是很感兴趣。

    但当天晚上,陈山晚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他梦见有人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拂过他的脸庞,轻吻过他的眉心,由此往下,鼻尖、嘴唇、脖颈、胸膛、腰腹……一路连绵再到足尖。

    最后他对上了一双充满了侵略和攻击性的眼睛,那双眼睛阒黑得让人发毛,无端生出危险寒意。

    陈山晚醒来时,就是被手机来电闹醒。

    是谢想打电话给他。

    陈山晚直接挂掉了。

    谢想也不在意,和陈山晚走得近的都知道陈山晚不爱接电话,非特别特别必要,无论谁的电话他都不会接,就连教授他都是等响完了,然后发消息给教授说自己现在不方便接电话,问教授有什么事。

    【谢想:社团聚餐,别忘了啊。】

    除了学生会,陈山晚还加入了一个社团。

    是被谢想拉进去的,因为他也以为陈山晚喜欢人工智能,这个社团就是这方面的兴趣爱好者。

    但都不算很厉害,毕竟真正厉害的都加入正规的人工智能社团,而不是这种有点闹着玩的,纯粹兴趣爱好者。

    陈山晚回了个ok,就起来洗漱了。

    社团聚餐定在校外的一家小餐厅,小贵,但东西很好吃,装修也很漂亮。

    社长是大四的学长了,下学期就去实习,社团已经定了到时候要交给谁。

    陈山晚到时,社长正在笑吟吟地跟大家玩神秘:“我还请到了一个超级牛并且超级神秘的大佬来参加我们的聚会,让他给我们讲讲人工智能。”

    大家七嘴八舌的——

    “谁啊?”

    “该不会是那个学长吧?”

    “哪个学长啊?”

    “你没看学校公告和警方通报吗?今天早上贴出来的,正式宣布已经找到学长了。”

    “不可能能请到他吧,人现在可能还在警局又或者医院休养。”

    “他真的就无端失踪了三年吗???”

    “不知道,社长要是真请到他说不定我们可以问问?”

    “别吧,我看荣誉栏上他的寸照就怕怕的。”

    “论坛以前关于他的帖子也有说过他很高冷,而且有点阴郁。”

    “我大三,身为学长可以跟你们说一句,当时真的很多人怀疑他是杀了人跑了,但学校为了名声压下来了这件事。”

    “他性格是真的很阴郁可怕,就感觉像个杀人犯,不是杀人犯也是在去成为杀人犯的路上。”

    “别说性格了,光看脸也会这么觉得吧…他虽然长得好,但真的好凶。”

    ……

    陈山晚微微拧眉,谢想也喂了声:“你们这样背后说别人坏话不好吧?”

    “对啊对啊。”有个大一的学妹厌恶地看着那两个男学生:“你们就是嫉妒人家厉害长得好看吧?”

    眼见要吵起来,社长马上出来打圆场,也瞪了那两个人一眼。

    没人向着他们,他们也就悻悻收声。

    团建先开始,等他们吃了一会儿,社长接了个电话,说自己出去接人,就立马跑了出去。

    陈山晚用叉子切了一下块面前的提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