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与祂 > 20、黑玫瑰19

20、黑玫瑰19

目录

    黑玫瑰19

    陈山晚的思绪在郁睢认真地表白中更加混乱。

    他动动唇,直觉该说点什么,可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我……”

    郁睢帮他开口,“他”盯着陈山晚的眼睛,像是锁链一样,不允许陈山晚逃避半分,将他牢牢地困在其中:“阿晚喜欢我吗?”

    陈山晚偏开了头,也错开了郁睢几乎要在他身上烫下两个不可愈合的洞的视线。

    郁睢稍顿。

    黑色的荆棘无声往上,将陈山晚的大腿也虚虚圈住。

    陈山晚依旧没有觉察到。

    毕竟这些荆棘是灵活的,陈山晚就算是挪动,这些荆棘也会跟着他挪动,只是确保陈山晚在自己所能掌控的范围罢了。

    但陈山晚要是低头,郁睢就只能选择要么暴露,要么撤走。

    陈山晚盯着郁睢身后墙壁上缓慢游走的荆棘。

    他不是不能感觉到郁睢身上的侵丨略性,但他仔细剖析一下自己,并不觉得反感。他只是有些无措,还有……

    陈山晚轻声:“郁睢,我们很久没有见了。”

    郁睢能够明白陈山晚这话的意思:“可是阿晚,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喜欢你,我也会追随你。”

    这话其实是一句陈腔滥调的情话,可陈山晚就是莫名觉得,郁睢说的是真的。不是情绪上头,也不是只是为了哄骗他。

    郁睢是真的,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模样,“他”都会喜欢他。

    如果他杀人,那“他”就会做帮忙藏尸匿迹的帮手,甚至帮他杀人。如果他像是圣父在世,心善柔软,那“他”也会收敛自己的爪牙,温柔地追随在他身边。

    这并非陈山晚的自我脑补,而是他从郁睢的神态里看出的讯息。

    陈山晚闭了闭眼。

    他觉得他和郁睢之间的距离太近了,从一开始郁睢就没有松开他,他始终在“他”的怀抱中,这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好好思考,但也好像因此,他不知不觉间消化了很多冲击。

    这样的选择似乎比他一个人静一静更好。

    陈山晚又听见郁睢问他:“阿晚…我可以亲你吗?”

    “他”还用很可怜的语调哀求:“就一下。”

    陈山晚的心尖登时被烫了一下似的,他其实真的很想后退,可郁睢的手臂横在他的腰后,他都没有地方可以退。

    所以陈山晚只能闭着眼睛抿唇不语。

    但这无疑是一个默认的信号。

    郁睢的唇很冰,和“他”的体温一样无情。

    “他”的唇色很浓艷,与“他”苍白的肤色并不相符,但也是因此看着很像是吸食人精丨气的山魅。

    “他”贴上陈山晚的唇时,陈山晚全身抑制不住地轻颤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冰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郁睢贴着他的唇,却只是贴着。

    陈山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的呼吸是不自觉地屏住,眼睛也紧紧闭上了。

    他不愿意去面对现下的困境,可除了掩耳盗铃般闭上眼,就没别的办法了。

    郁睢许久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他”阒黑的眸子睨着陈山晚,看着好像掌控一切的上位者高高在上地俯视自己的猎物,细品却能察觉到“他”眼底深处藏着的狂热和痴态,这使得“他”看上去可不像猎人,更像匍匐于神明脚边,卑劣地觊觎着神明的信徒。

    就连那些荆棘游动的速度都慢了许多,但却是控制不住地朝陈山晚走,试图要将陈山晚完全绞在自己的怀抱中,漆黑笼罩着原本明亮的屋子,让空气变得压抑沉闷。

    郁睢到底还是控制住了那些荆棘,但“他”没能控制住自己的“一下”。

    猩红的舌尖试图撬开紧闭的牙关,陈山晚脑袋一嗡——说好的一下呢?

    “他”用荆棘不轻不重地戳了一下陈山晚的脊柱沟,直接叫陈山晚一僵,过电似的瘫软下来。

    无意识微张的唇还没有发出音节就被彻底封锁。

    这个吻,一开始是小心的。

    充满试探和谨慎,能够感觉到郁睢有多恂恂。

    但陈山晚还是本能地将自己的手抵在了郁睢的肩头,他不适应这样的亲密、唇丨舌丨交丨融。

    然后换来的就是某“人”压抑不住的暴虐情绪。

    郁睢用虎口卡住了他的下颌,逼迫他张开嘴。

    也就是这个动作,让只温柔了两秒的吻瞬间变了味。

    刺痛和郁睢的强势一同袭来,陈山晚感觉自己好像要整个被吞掉了一样。

    郁睢有些尖利的犬齿抵着他的唇反复辗转,急不可耐的进攻和不知从何而起的暴戾与占有欲化作了一把烈火,要将他们一并烧成灰烬。

    那类似雨后青草地混杂了泥土的芳香愈发浓郁,陈山晚甚至感觉自己被这种气息从里到外侵丨占了个遍,还酝酿出了悚然的糜烂花香,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见识过,陈山晚却在头昏眼花中幻视了开在尸骸上的黑玫瑰。

    窒息感让他更加想要挣扎,却也更加无力挣扎。

    陈山晚评价不出来这个吻的好与坏,毕竟他只觉自己仿佛陷入了泥沼中。郁睢的吻,甚至抵达了他的嗓子眼,让他的眼里泛出生理性的泪花,他也在昏沉间无力地挂在了郁睢的臂弯里,就连那些荆棘再次缠住他,他也没有察觉。

    陈山晚好像品到了铁锈味。

    郁睢苍白的脸隐隐约约开始有了血色,“他”的体温也逐渐升高,从冰冷转变温凉,再到炽热。

    就连压在陈山晚腰后的手臂都开始如烧红的铁般滚烫。

    因为缺氧在死亡边缘挣扎,陈山晚已经开始本能地在一切空隙中奋力求生,汲取空气,脑海里的那些情绪都混沌模糊了。

    郁睢的吻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疯狂掠夺着陈山晚的气息,被压榨着分泌出来更多的涎水于“他”而言简直就有着可怕的吸引力。

    只要陈山晚愿意张开嘴吻“他”又或者接受“他”的吻,让他汲丨取和他有关的东西,就算是现在要“他”跪下来,匍匐在陈山晚的脚边学狗叫,一辈子都做陈山晚的狗,“他”也甘之如饴。

    郁睢隐隐要失控。

    陈山晚被“他”按在床上,陷在被褥里,被亲得鼻尖都冒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唔……”

    他终于抓到一次空档,勉强想要阻止郁睢再亲下去,无力地攥了一下郁睢的衣襟。

    他感觉他要死了。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他的念头,这疯狂的吻倏地一顿。

    郁睢稍稍松开陈山晚一点,透明的丝线藕断丝连,但最终还是落下。

    陈山晚终于得以大口呼吸,他微掀起眼皮看郁睢,那双清澈的眼难免迷离,眼眶也生理性地泛起微红,配上那精致到不真实的五官,漂亮得令人窒息。

    郁睢低垂着眉眼,眸中的晦涩愈发浓郁发酵,静静流淌着,不知要流向何处。

    “…不会死的。”

    郁睢声音沙哑,“他”替陈山晚揩去鼻尖上的水光,指腹上属于陈山晚的气息诱丨惑着“他”,郁睢还沉浸在陈山晚的美好里,实在禁不住,又将手指放进自己的嘴里舔丨舐丨吸丨吮,看得陈山晚原本还有点迷离的眼睛登时瞪大了。

    他耳根都红了个透,一时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你……”

    陈山晚脑袋过于混乱,一开口时口腔与舌头泛着的痛麻让他说话都很含混,还在提醒他,他刚刚遭遇了什么样的“一下”。所以陈山晚没忍住:“说好的‘一下’呢?”

    郁睢稍顿,从低笑转为闷笑,胸腔贴着陈山晚震鸣,弄得陈山晚有点麻。

    “阿晚啊。”郁睢喟叹:“你真的好可爱。”

    他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刚刚那样有多像在向“他”撒娇。

    陈山晚默了默,察觉到郁睢低下头似乎又想亲他,想也没想就抬手挡住了“他”的嘴:“郁睢。”

    他没什么威胁地警告“他”:“你别得寸进尺。”

    郁睢停了停,很是无辜地眨眨眼,没再继续了,但悄悄在陈山晚掌心偷了个吻,语气乖得不行:“好。”

    陈山晚这才放下手。

    他手指微微蜷缩了下,刚刚郁睢说话时,有很烫的气息洒落,“他”的体温也是,好像就是在…时变化的。

    ——原谅从没谈过恋爱的纯情男大学生连吻这个字眼都有点没法触及。

    “你……”

    陈山晚不知道要怎么问,但他才开口,郁睢就明白了他在想什么:“汲取阿晚的气息,能够让我变得更强。”

    郁睢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这个将陈山晚圈在自己身下的姿势,没有动也没有提醒陈山晚:“这样我就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像人。只是楼上的封印还没有那么容易解开。”

    “他”说着,又很委屈:“每天只能见你六个小时,好烦。”

    陈山晚总觉得“他”在暗示什么:“……我可以打开,是吗?”

    郁睢弯眼点头:“嗯。”

    但“他”没有诱丨导陈山晚,也没有让“他”这个过于心软的人类帮忙,反而是说:“不过阿晚你要想清楚哦。”

    郁睢叹气:“我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把我放出来的话,得慎重。毕竟没了限制,我会纠缠你一辈子的,每天24小时,我都会粘着你。”

    陈山晚:“。”

    他诚恳道:“那我的确需要想一想…你能先起来吗?”

    郁睢没动,反而把脑袋埋进了他的颈窝,听上去好像要哭了:“阿晚,你好狠心啊,刚亲完我就翻脸不认人了。”

    陈山晚:“?”

    到底谁亲谁?

    “你是不是戏有点多了?”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