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与祂 > 16、黑玫瑰15

16、黑玫瑰15

目录

    黑玫瑰15

    听到这话的瞬间,陈山晚就想到了那个小哥哥。

    真的就这么巧吗……?

    尤其陈山晚问郁睢:“郁先生你的眼睛是怎么受伤的?”

    郁睢的回答是:“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他”微垂着眼帘,声音听上去还是轻轻柔柔的,但眸中却是一片冰冷:“好像我从小命就不太好,总有人说我克这克那,我只记得有一天醒来,我觉得眼睛很痛很痛,什么也看不见了。”

    陈山晚一愣。

    他不是学医的,对这些不太了解,但也知道失明除非是出了什么意外,不然都会有前兆,所以他问:“在这之前你的视力是正常的吗?”

    郁睢好像很爱笑,陈山晚又听见“他”轻轻地笑了声:“没有。姨妈他们也请了医生来给我看,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反正给我开了很多药。”

    陈山晚有些疑惑:“所以你后面是吃那些药治好的吗?”

    郁睢唔了声:“也可以说是有那些药的作用吧。”

    陈山晚微微皱眉。

    他觉得这话有点奇怪,但还没追问,郁睢又问:“如果是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眼睛很痛,还失明了,你会怎么办呢?”

    陈山晚稍怔。

    他仔细想了想:“…不知道。”

    他说:“没有经历过,我也没有办法给出准确的答案。但非要说的话,我想我会很害怕吧。”

    说到这,陈山晚就问了句:“郁先生你当时很害怕吗?”

    郁睢喜欢听他关心自己,哪怕是被“他”诱导出来的关怀,“他”也喜欢。

    所以“他”眉眼弯得好看,语气也有几分轻快:“嗯,很害怕。”

    “他”想,还好是“他”经历这些,不是他。

    陈山晚不是没听出“他”语气的变化:“……?”

    这一刻他忽然感觉也许郁睢可能真的有一点精神上的问题。

    .

    北方到南方有些距离,就算是飞机也要几个小时,来回就是一天。

    游明很难瞒过喻心。

    他说自己去出差时,喻心的直觉就让她敏锐地问了句:“是不是游喻骗了我们,他没有去旅游,而是……”

    她话没有说完,但游明能够明白喻心的意思:“没有的事。”

    他尽量温声安慰喻心:“你别多想。”

    喻心却用那种失望的眼神看着他:“你还想瞒着我?”

    游明稍顿,终究还是道:“游喻是回去了,不过没关系的,我现在就去把他接回来。”

    “你怎么知道他回去的?”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喻心敢肯定游喻没有告诉游明:“是不是它还和你有联系?!”

    游明还没说什么,喻心就肯定地呢喃了句:“它还和你有联系。”

    喻心瞪大了眼睛,满目惊恐:“它为什么还和你有联系?不是说了我们搬走了,完成了它交代的事就还清了吗……”

    她说到这时,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地看着游明:“你带了什么不属于我们的东西走?”

    喻心问完,就转身,疯魔似的要在这个新家里寻找:“你带了什么?!”

    游明拉住她,想安抚她,但在将她拉回时,就被喻心毫不留情地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地在别墅内炸开,游明的表情也微微扭曲了一瞬,就被喻心劈头盖脸地骂下来:“游明!你疯了!?”

    喻心还猛地推了他一把:“你不是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我们明明说好了等生意有了起色就早点搬走!不贪心!”

    游明的手握紧了拳头,那张儒雅的皮相在这一刻也有些崩塌,喻心看着他,甚至觉得他的脸好像都是假的,在他的面红耳赤中出现了裂缝:“可这明明是我们的机会!”

    他怒声:“公司做生意多累你不是不知道,为了谈成一个稍微能多赚点钱的合同,我们低声下气了多少次你不是不知道……但只要为祂办事,这一切都会轻松起来,有合同主动找上门,我们的生活不说世界首富,可至少普通的大富大贵,你想买个名牌包,想买钻石就可以买!”

    “你这是与狼共舞!”

    喻心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还想说什么,但在对上游明狂热到有点扭曲的目光时,又骤然噤声。

    她连连后退了几步,觉得自己不认识游明了。

    游明攥紧了手里的身份证,喻心不说话,他也没有再与她说些什么。

    他就像是魔怔了般往外走:“我要快一点,要帮祂把游喻带回来,没有人可以打扰祂……”

    游明的眼瞳有一瞬变成了玫瑰的模样,阒黑幽深,且毫无光泽。

    游明走了后,喻心跌坐在地毯上,双手捂着脸,眼泪模糊了她的掌心和指缝。

    她压抑着抽泣哭了许久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放下了手。

    不行……

    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下去。

    喻心慌乱地找出自己的手机,近乎神经质地从通讯录里翻出来了一个人名,就像是陷入泥沼后绝望的人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如果直接找大师将它除掉……

    .

    吃完中饭,陈山晚要照例继续陪郁睢,而且因为他答应了郁睢要多陪他一会儿,陈山晚是准备在这里坐到做晚饭的。

    但没想到郁睢主动说:“你去休息吧,我也想休息一下。”

    陈山晚顿了顿:“好。”

    他轻声:“郁先生,午安。”

    郁睢弯弯眼,指尖已经能够夹着一张黄符玩了:“嗯,午安。”

    陈山晚没有做午睡的习惯,所以他犹豫了下后,打开了客厅的电视。

    网络电视,想看什么都可以自己找。陈山晚选了一部很老的电影,是之前室友推荐过的,他一直没空看。

    他不知道这部电影讲的是什么,看完才知道讲了些什么内容。

    电影大概是说主角生活在一个谎言和骗局构建的世界中却一直没有察觉到,直到有一天,突然有人告诉他周围的一切都是假的。

    主角一开始还不相信,但怀疑的种子种下后,太多的不寻常都会成为牵连成一张完整的蛛网的线。

    结局的最后,是主角打破了所有的谎言,发现曾经那些爱自己、对自己好,甚至是自己爱的人都是虚假的。

    但这个电影也没有那么be,因为结局的最后,主角和一直想要将自己救出来的人碰面了,那是他小时候的一个玩伴。

    他们在一家咖啡馆碰面,坐下来喝着咖啡,要了一块蜂蜜蛋糕,笑着谈论以后要怎么样。

    电影到这里就结束,进入了片尾曲。

    陈山晚静静地看着屏幕里滚动的字幕,窗外忽然炸响了一声惊雷。

    他好似如梦初醒般眼睫轻颤了下,偏头看去,就见没拉紧的窗帘缝隙透露出外头的天气。

    阴沉沉的,天黑得不像是白天。

    说起来,今早上天气预报就发布了雷暴预警,早在前几天,南方就发布了台风预警。虽然他们这不临海,但也是会受台风影响的。

    陈山晚关掉了电视,他站定在窗户前,看着被狂风吹得摇曳凌乱的黑玫瑰,忽然有点揪心。

    一场暴风雨,会将这些花摧毁吧?

    但喻心之前又说他不用管这些花……

    陈山晚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还没纠结完,又听见摇铃声响起。陈山晚毫不犹豫地上了楼,他本来以为郁睢是想让他帮忙给那些黑玫瑰盖一下,结果没想到郁睢是说:“很大的雷。”

    “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虚弱:“我很害怕,可以陪着我吗?”

    “…好。”陈山晚有点诧异郁睢怕打雷,但也没有表露出什么震惊,只是坐在了自己放在三楼的小板凳上,背又靠上了贴满了黄符的门:“郁先生你好点了吗?”

    郁睢没有第一时间回话。

    因为“他”手贱,指尖隔着门点在了陈山晚的后颈的棘突上。

    刻在桃木门上的咒文登时应激似的亮起刺目的白金色光芒,当场就将郁睢彻底击碎。

    黑色玫瑰花和荆棘的碎片伴随着漆黑的黏液洒落一地,然后又在顷刻间完成了重塑。

    只是这一次对郁睢的伤害确实有点大,恢复后的身体有一半仍旧存在裂纹,裂纹里还有荆棘像是在惊恐地游走着。

    郁睢的面上浮现出了微弱的苦恼。

    还是不行啊。

    所以他实话实说:“好像不是很好。”

    陈山晚是没想到这个答案的:“…因为打雷吗?”

    “各方面的原因吧。”

    陈山晚总觉得郁睢有时候话里有话,但又不知道要怎么去戳破,毕竟五百块钱一天的雇主的弟弟……陈山晚只能继续关心:“那我能为你做些什么让你舒服点吗?”

    陈山晚在说这话时,外头的雷声还在不停歇地响着。

    时而沉闷,时而清脆,伴随着闪电,确实有几分可怖。

    郁睢却低笑了声,听着似乎并不害怕。

    陈山晚能为“他”做什么?

    他能做的事可多了。

    其实从陈山晚踏入这里开始,“他”按照交易就该吃掉他。

    只有吃掉他,“他”才能变得完整,变成真正的神,也不会再被这些对付邪祟的东西束缚,更不用受这样宛若炼狱般的苦痛。

    可“他”怎么舍得呢。

    陈山晚是“他”的人类,人类的生命是这样脆弱又短暂,“他”将其呵护延长都舍不得让陈山晚受一点苦,更何况是让陈山晚直接化作“他”的养料?

    “你什么都不用做。”

    黑暗中,荆棘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