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与祂 > 8、黑玫瑰⑦

8、黑玫瑰⑦

目录

    黑玫瑰7

    陈山晚感觉自己就被架在这儿了。

    他根本找不到第三个选择。

    所以在踟蹰片刻后,他到底还是迈上了往上的台阶。

    别墅内的空调一直给得很足,也不知道是楼上这位怕热还是怎么,三楼的冷气更加浓重。

    陈山晚才迈出一步,就觉得脚底生寒,凉意变作丝丝缕缕缠绕着他的脚踝,顺着裤腿攀爬而上。

    陈山晚走到拐角处,看着漆黑阴森的三楼走廊,在黑暗中隐约看见墙壁上似乎是有一幅画,而且好像是那种立体画,朦胧间能够瞧见黑玫瑰的影子。

    他眼前还有六个台阶,但他却没有再上,而是扯着嗓子又喊了声:“先生!”

    这回摇铃声终于停了下来,不过在短暂的两秒安静后,又响了一下,只有一声。

    陈山晚推测对方是想表示自己听见了,故而就用这样的音量喊道:“传送台好像坏了,我打您哥哥和嫂子的电话打不通…您有什么办法联系他们吗?”

    铃声响了两声。

    陈山晚不确定地问:“您也没有办法吗?”

    铃又响了一声。

    陈山晚估计两声的意思应该是“没有”,一声是“是”。

    可这也都是猜测,不是可以肯定的事。陈山晚做事素来谨慎,不喜欢赌和猜,所以他抿抿唇。

    有点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位先生不愿意说一句话。

    陈山晚拿出手机,再打了个电话给喻心。

    电话还是只有“嘟——”“嘟——”“嘟——”的长音,到最后ai女音提示对方正忙,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陈山晚无声地叹了口气。

    偏偏这时,摇铃声又再次响起。

    不是一声两声,而是长久地回响。

    陈山晚大概是知道,楼上那位是想让自己再上去点。

    可能写了卡片给他。

    但喻心的叮嘱就在昨天,他也答应了的……

    陈山晚在吵得他耳朵疼的铃声中到底还是再往上迈出了一步。

    他没入更深的黑暗中,周遭的寒气更甚,而在他不由得抬手搓了搓自己冰冷的手臂时,还嗅到了很淡很淡,淡到不仔细嗅闻都不会注意到的香气。

    不是什么香水,也不是昨天在碟子上嗅到的气味。

    是……类似于道观寺庙的那种香火气。

    越往上,这种气息就越清晰浓郁,不说呛鼻,只是让陈山晚更加确定就是香火气了。

    有点奇怪。

    陈山晚想。

    他站定到三楼的走廊里,因为这边是真的黑,两侧都没有窗户,没有光源的黑,所以他拿出手机,借着手机屏幕的光试图去找灯开关。

    幽幽的光亮出现时,陈山晚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什么,他好像看到了一道黑影飞速掠去,等到他察觉到他刚刚看到什么时,其实他已经举着手机抬起了头。

    走廊上面没有灯。

    ……这什么奇怪设计?

    喻心他们上来都是打手电吗?

    陈山晚想不明白,又注意到正对着楼梯口的这幅画是真的立体画,不是那种画得像立体的立体画,而是一大簇黑色的玫瑰被框在了白色的浮雕画框里。

    黑与白的碰撞永远是醒目且时尚的。只是陈山晚手机屏幕散发出来的光看上去幽凄,映衬得这幅只有黑白色调的画有些诡异。

    好像恐怖游戏里的视角。

    尤其黑色的玫瑰看上去鲜艳漂亮,看上去无比真实,连永生花都不像。真实到给人一种再凑近一点,恐怕还能闻到花香的错觉。

    陈山晚举着手机,微微怔神。

    摇铃声好像缓了下来,他的耳朵没有那么受罪了,脑袋也不再“嗡嗡”作响,可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像是受了什么蛊惑似的,朝那幅立体的玫瑰画伸出了手。

    他冰凉的指尖触碰到柔软的花瓣,陈山晚的手指合拢,很轻地捻了一下那片花瓣。

    似乎真的是真的。

    他求证完毕,却不知道有“人”因为他这么一个举动,差点当场失控。

    藏在墙体里的荆棘疯了似的游动,互相纠缠在一起,彼此拉着彼此,却也几乎扼制不住想要冲出去将陈山晚牢牢裹住的念头。

    它们就像是无数攀缠在一起的蛇,原本在冬眠,但突然有一盆热水浇下,叫它们全部活了过来,癫狂似的挣扎。

    “他”抬起戴着皮质手套的手,呼吸不受控制地低沉粗重。

    “他”的手指隔着衣物摁在空空如也的心口,因为用的力气有些大,所以衣服底下的骨骼线若隐若现起来。

    他摸了“他”的心脏……

    “他”那充满了罪恶、丑陋的心脏,他居然愿意去触碰。

    哪怕只碰到了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瞬间就离开,可那一下轻捻,对于“他”来说,却是将“他”对他的焦渴全部勾了出来。

    那难耐的感觉炙烤着“他”的每一寸肌肤,叫“他”在理智和沉沦中不断拉扯。

    那如骨附蛆般的渴望天生就长在“他”的神经甚至是灵魂深处,好像从他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与“他”的骨髓相伴。

    空无一物的胸腔无端传出震动感,不存在的砰砰声在回荡,“他”缓缓勾起猩红的唇,苍白破碎的脸上浮现出病态的痴迷爱意。

    “他”另一只手紧紧地攥着陈山晚失踪的那支笔,却又小心温柔地将其抵在自己唇上,不断流连摩挲。

    上头属于陈山晚的气息已经很淡,这个屋子里“他”收集的所有陈山晚触碰过的东西的气味都已经淡到几乎没有了。

    所以“他”迫不及待地用荆棘卡死了传送带。

    “他”真的要等不及了。

    事实证明冲动是有好结果的。

    “他”愉悦地想。

    陈山晚不仅上来了,甚至还触摸了“他”最肮脏的地方。

    真是……

    “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在叫嚣着舒坦。

    陈山晚不知道一墙之隔里面发生了什么,他借着光看了看,只看见一张门,而且门前漆黑的地毯上还摆放着一张熟悉的卡片。

    楼上那位每次送下来的卡片都印有玫瑰纹,不是带色彩的,就是玫瑰纹。一面凸,一面凹。

    陈山晚走过去,正要弯腰下去捡起那张卡片,先被面前的门弄愣了。

    那是一张木门,木门上贴满了黄符,陈山晚动作时带起的劲风将黄符掀起来了一点,却依旧瞧不见门的颜色,因为黄符贴得密密麻麻到没有一丝缝隙,以至于一层叠着一层的,甚至底下那层还拖在了地面上。

    门的把手上也使用黄符杂乱地裹着,就连门缝都用黄符封死了,只有底下那条缝还留有一丝空隙。

    陈山晚用手机光看了看,感觉这道缝隙也是撕下来的,因为贴着地面上的有残破了的黄符。

    这些黄符上的字晦涩难明,但陈山晚是学古代文字的,所以他看得出来上面写的是什么。

    大概就是驱邪的符咒。

    香火味似乎就是从这儿散发出来的。

    陈山晚蹲下身来,看着这上头的黄符,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是因为这位先生得了精神病,这家人觉得是中了邪吗?

    他微微抿唇,低头捡起了卡片。

    【抱歉麻烦你上来走一趟,他们是跟你说让你千万不要上来吧?你不用害怕,门是被焊死的,我打不开,不会伤害你。升降台坏了是一件麻烦事,你先看看能不能打通他们的电话,不能的话我们再想想办法。】

    陈山晚握紧了手里的卡片,又松开。

    他总是能够通过卡片上写的话脑补出里面那位的形象。

    一个温和、体贴且儒雅的男人。

    因此陈山晚不自觉地放软了语调:“先生,你能听见吗?”

    走廊里安静了瞬,淡淡的香火气和过冷的空调让陈山晚昏沉又清醒,他静静地等了会,就听见里面低冷还不知道为什么带了点滞涩的声音响起:“嗯,能。”

    这位先生的声音很好听。

    陈山晚想。

    他轻声:“我之前给他们打过两三个电话了,都没有人接,不过我打的都是喻女士的电话,您知道您哥哥的电话吗?”

    “不知道。”里面那位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比他还轻,陈山晚得凝神去听,还得挪挪脚,离那张贴满了黄符纸的门更近一点才能够听清。

    手机屏幕的灯光自动熄灭了,因此陈山晚没有注意到,有荆棘的影子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从门缝中小心地探出来。

    像是试探般朝陈山晚微微靠近了一点点,在确认陈山晚没有注意到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攀爬上了陈山晚脚踩着的干净白棉拖,也缠上了陈山晚的脚踝。

    那截暴露在外的脚腕肤色白皙,瘦得看上去有点嶙峋了。

    荆棘影子在上头缠绕了两圈,就像是一个脚环禁丨锢住陈山晚的脚腕。

    陈山晚只觉得自己的脚腕有点冰凉,因此稍稍动了一下。

    荆棘影子瞬间就停住。

    但陈山晚没有察觉,只是略微有些苦恼:“那就只能继续打喻女士的电话了。”

    他忍不住又小声地叹了句:“希望她今天能接吧。”

    不然这位吃饭就成大问题了。

    “嗯。”

    里面那位似乎话不多,又只应了一声。

    可这一声带着轻快,还有餍丨足与隐秘的愉悦。

    更像是舒适的喟叹。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