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与祂 > 4、黑玫瑰③

4、黑玫瑰③

目录

    黑玫瑰3

    因为没拿手机下来,陈山晚无所事事地等了好一会儿,那种好像这辈子都甩不掉了的视线感又像是贴着他的脊背而生的,仿佛是一张蛛网糊在他背上,让他感觉自己好似整个粘在了网里挣扎不能的飞蛾,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就在陈山晚想要不要先离开这里去等楼上那位决定好要吃什么时,老旧的吱呀声又响起。

    夜已深,四下静悄悄,在陈山晚可以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的情况下,这样的声音实在是有些让人发毛,但陈山晚反而无端松了口气。

    他送上去的卡片其实还有很多空地,但楼上那位却换了一张下来。

    上头写着:【都可以。】

    既然如此,为什么纠结?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都可以”,所以才纠结。

    陈山晚没有再执笔回复,他随手将卡片丢入了垃圾桶,就打开了冰箱。

    记得冰箱有吐司,既然是饿了而不是嘴馋,那就做个三明治,再来一杯牛奶助眠好了。

    雇主也说了,楼上那位不挑食。

    陈山晚为了避免楼上那位吃不饱,特意做了两人份,牛奶都倒了一大杯。

    他在厨房里忙活,黑色玫瑰就摆在餐桌上,静悄悄地将他的模样收入眼底。

    因为不确定楼上那位是喜欢手抓还是刀叉,所以陈山晚也备了刀叉上去。

    台面缓缓上升,这一次还是没有立马就放下来。

    陈山晚是想等到碟子下来一起洗的,结果只下来了一杯没喝完的牛奶,还有一张新的卡片。

    【喝不完。】

    陈山晚眼里又闪过抹懊恼。

    自己就该问问食量的…他刚刚看过,这牛奶很贵一盒,倒了浪费。

    这要是换他自己,喝不完就做炸鲜奶了,可不倒……他总不能让老板的弟弟吃不新鲜的食物。

    陈山晚把牛奶倒了后再把杯子洗了。

    他犹豫了会儿,到底还是上楼拿了自己的便签下来,顺便还拿了自己的笔。

    他主动问了一下今天一天不见踪影的餐具。

    陈山晚手上还带着没有擦干净的水,写完后,小小的便签有留下被他手侧压过的淡淡水痕。

    陈山晚没有多注意,把便笺放到了升降台上。

    其实他觉得这样有点麻烦,要是楼上那位有电话就好了,这样会简单很多。毕竟这个升降台的传送带听着总给人一种下一秒就要报废的感觉。

    陈山晚想,下次问问。

    陈山晚等了好一会儿,终于等到了所有的碟子被送下来。

    他伸手去拿时,发现碟子干净得像是被洗过一样。

    陈山晚默了默。

    虽然他也在想是不是楼上那位舔过碟子,但他想得很简单,觉得要么是自己的厨艺得到过认可,要么是怪癖——后者的可能性可能更大吧,他想。毕竟楼上那位有精神疾病,精神病人会做什么事都不意外。

    陈山晚还是把碟子放进了洗碗机里,只是弯腰的时候不可避免离碟子近了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居然觉得这些碟子好像散发着一股很淡的,类似于雨后草地混杂着湿润的泥土的味道。

    这让陈山晚顿了下,但也只不过是停了一秒,陈山晚就关上门打开了洗碗机。

    他素来是一个好奇心很低的人,基本上不会主动去探究什么。

    哪怕他确实有觉得这个屋子有点说不出来的怪,可作为一个唯物主义小伙,陈山晚尊重房主的一切喜好,也尊重雇主的一切不违法安排。

    毕竟500一天……

    这可是陈山晚接过薪酬最高的兼职了。

    他只要做一个月,就有一万五。

    一万五……到时候可以打五千给福利院,自己留一万。

    其实福利院的院长不是没有留过陈山晚,表示陈山晚完全可以继续在福利院住,但陈山晚拒绝了。

    一是福利院给成人留的宿舍少,二是他住一个,那些残疾没法自理,也没被领养但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就要少一个床位。

    他有手有脚的,实在是没钱,进厂做流水线都行,不该和他们抢。

    陈山晚开了洗碗机后就准备上去了,没想到传送带又响了起来。

    他稍顿,等了会儿,等到传送带再一次下来,上面压着一个卡片和一朵做成了干花的黑色玫瑰,以及一个自己用镭射纸折的花瓶。

    很漂亮。

    陈山晚稍扬眉,寡淡的神情都鲜亮了不少。

    陈山晚拿起台面上彩色镭射纸折出来的花瓶,在手里转了转,上头被制成干花的黑玫瑰也跟着在小却细长的纸折花瓶里晃荡了一下。

    听到近在咫尺的声音时,陈山晚才想起干花多少有点脆弱,不由得看了眼黑玫瑰。

    没掉叶子或者花瓣,看上去也不像是要散架的样子。

    陈山晚稍稍松了口气。

    虽说这里似乎没有监控,但人家刚送下来的礼物,他才拿到手上就损坏了,他多少也是会歉然的。

    陈山晚拿起平台上的卡片,就见上头写着:【陈先生,我自己折的花瓶,做的干花,你要是喜欢,可以摆在房间里为寡淡的卧室增添一抹色彩^^】

    陈山晚顿了顿,他其实真的很喜欢这个花瓶。

    小时候他最爱的就是跟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一起折纸,因为总会有人送很多旧报纸过来,有些实在是有点破烂的了,院长就会拿透明胶粘好,真的辨不出字了,就用来给他们折纸。

    陈山晚很喜欢折花瓶,用不了的书纸折出来的花瓶并不好看,他们上街玩耍时,他路过过一家手工店,店门口摆放的折纸工艺展品就有一个花瓶,特别漂亮。

    他不知道那是怎么折出来的,但他呆呆地伫立了很久,久到里面温柔的姐姐走出来问他是不是想要玩。

    陈山晚瞥见海报上的66元一次,攥紧了口袋里院长给的让他开心了好久的一元钱,低着头轻声说不了,然后就走了。

    陈山晚到现在还记得,那个花瓶就是镭射纸折出来的,在阳光底下特别漂亮,像是七彩的琉璃——他没见过真正的琉璃,但他在故事书上看过描写。

    他这样的人,拥有不了琉璃,那拥有一个像琉璃的花瓶总可以吧?

    陈山晚低眉弯起眼,认认真真地在卡片背面写下了谢谢,还画了个笑脸小人。

    【我很喜欢。】

    传送带吱呀吱呀送上去,“他”还没看到卡片,就已经知道了内容。

    “他”紧紧盯着陈山晚一时间没有褪去的笑容,确认他现在比刚才看手机时要开心,胜利的感觉让“他”无比愉悦。

    陈山晚的笑容又像是阳光,洒落在乌沉沉的黑色玫瑰上,让“他”感觉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哪怕“他”知道他喜欢的不是玫瑰,而是那个花瓶,“他”也依旧知足。

    因为那个花瓶“他”折出来的,折花瓶的纸也并非普通的纸。

    那是用“他”的骨灰混着血,以特殊的方法制作出来的彩纸。

    “他”今晚——

    终于可以再次看着他入睡了。

    .

    当天晚上陈山晚做了一个梦。

    陈山晚梦到了自己幼时的事。

    那会儿在福利院,因为他很懂事,院长很放心他,所以他经常可以出福利院,就在附近的公园玩一下。

    当时那边有一幢老楼拆迁,陈山晚也不干什么,就喜欢待在树荫底下看着发呆。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好没意义地虚度了光阴,让现在的他想想就唾弃。

    后来陈山晚去外面读书了,知道了“中二”这个词,就觉得自己好像很早就经历了“中二”时期。

    因为那时候他想得最多的,就是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看这个世界,看这个世界的人,总是莫名感到“扁平”。

    这是一种很难以言喻的感觉,小小的陈山晚也困惑了很久。

    不过现在陈山晚就知道了。

    他只是因为被遗弃在了福利院,那时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于是看周围的人,就感觉像是在看电视剧一样。

    而现在在这个梦里,他又回到了那个还在拆迁的老楼前。

    拆迁进行到了一半,因为上头没有钱了,就停在了那儿。

    他在那发现了一朵花。

    在稀薄的杂草草地上,看见了一朵与众不同的花。

    那时候陈山晚并不知道那朵花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它是黑色的,很独特地开在那,很容易就吸引到了他的目光。

    而且因为没有别人发现,所以他将其视为自己的“宝藏”。

    他走过去,对那朵花说:“你好呀,小黑花,我叫陈山晚。”

    小小的陈山晚伸出自己白嫩的手,好奇地摸了摸花茎上缠着的荆棘。

    尖刺刺破他的指腹,一滴微末到他自己都没有注意的血珠渗透出来,顷刻被荆棘吸收。

    陈山晚皱皱脸,还抱怨了句:“你弄疼我了。”

    但他很大度:“不过我不介意。”

    当时才五岁的陈山晚十分幼稚:“因为只有我发现了你,所以你是我的了…我要把你带回家。”

    他看着不远处只拆了一半的楼区:“不然这些东西会砸死你的。”

    小陈山晚说干就干,就地找了工具,直接一铲子将那朵黑色的花挖走,撬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高高兴兴地捧着一捧土和一朵花回了福利院。

    但他没有看见——

    在被他挖过的土地里,赫然暴丨露出来了一小截白色的胸骨。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