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与祂 > 第91章 神20

第91章 神20

目录

    陈山晚和郁睢到天门时, 陈山晓和陈慎还有陈荷也到了。

    是天门这边要求的,说要陈山的家主也来,再来两三个长辈。

    陈山晚一听, 就知道那掌门贼心不死,还惦记着那联姻。

    他想跟郁睢说, 又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偏偏又怕郁睢到时候听了当场发飙。

    陈山晚头一回感觉人生好难。

    郁睢捕捉到陈山晚的情绪, 在识海里很轻地问了句:“阿晚,这件事就让你这么为难么?”

    陈山晚敏锐地察觉到一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立马就说:“因为不想让你觉得不舒服,所以很纠结要怎么解决。”

    ——天知道陈山晚现在会说情话, 都得益于某个邪神太容易就发疯。

    而这样的语言, 陈山晚总是觉得没意义,但郁睢却很喜欢。

    祂会因为这个阴转晴, 嘴角噙着的笑也不再是虚假似糊上去的, 更没有危险的气息, 就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笑。

    陈山晚看着, 心里忽然有了个大胆的决定。

    念头起来时, 陈山晚都觉得有点不敢相信是自己会想的事。

    但是……

    他想试试。

    所以到了天门的会客厅时, 陈山晚已经没了那么多烦恼。

    他冲天门掌门拱手,双方互相交换礼仪, 郁睢站在陈山晚后头却没动。虽然祂和陈山晚签订了主仆契, 但在场没有人敢说让祂也拜一拜。

    都怕祂拜了自己会出事。

    天门的掌门看上去是个很和蔼的人, 会不自觉地让人卸下心防去信任,会觉得他心里装着家国天下。

    然而他只是一个很典型的利己主义。

    陈山晓他们已经到了, 所以大家先坐下来简单聊了两句, 叙了叙旧。

    叙旧环节过后, 天门的掌门就开口:“关于你们说的人与妖邪和平共处这事儿, 我们天门这边也是一直在讨论开会,现在大家都同意了,我们天门也不能拖后腿嘛。”

    他笑眯眯地:“就是呢,我们有点小小的要求。”

    来了。

    陈山晚注意到他的视线放在了自己身上,站在陈山晚身后的郁睢漫不经心而又不动声色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祂准备待会这老头敢说要联姻的话,祂就直接一拳过去。

    打了再说。

    但在天门掌门开口前,陈山晚就先说:“世伯,正好,今天您在这儿,陈山的长辈也在这儿,我也有事要宣布。”

    他喊天门掌门一直都是喊世伯,因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陈季对于陈山晚而言,既是师父,也是父亲,而天门掌门作为陈季的朋友——哪怕陈季认这个朋友完全是因为社交人际关系的必要维系,可陈山晚作为晚辈,当然要客气地喊一声“世伯”,而且有时候这个称呼也能成为把人架起来的高架。

    天门的掌门顿了顿,陈山晓飞速看了陈山晚和郁睢一眼,心说不是吧。

    他是劝陈山晚可以试着跟陈慎他们说一说他和郁睢的关系,没说直接丢炸丨弹啊!

    这不只是跟长辈说了,这是跟全天下宣告啊……

    天门的掌门示意:“你先说吧。”

    陈山晚起身,先冲陈慎和陈荷拱手:“两位师伯。”

    他再冲天门的掌门拱手:“还有世伯。”

    他挺直了脊背:“那天我们回来时情况比较复杂紧急,要处理的事太多,所以一时没有说,但今天机会正好。”

    陈山晚微微侧身,冲站在自己后面的郁睢伸出了手。

    郁睢稍怔。

    祂望着陈山晚,终于慢半拍地明白了祂的人类想要做什么。

    祂垂眼看着那只修长白净的手,感觉到自己的思绪都凝滞了,甚至变得钝塞。

    可祂的嘴角却遵循着本能扬起,眉眼也弯下去,透露出无尽的柔和。

    郁睢将手放在了陈山晚的掌心,从陈山晚的背后走出来,站在了陈山晚的身边。

    他们十指相扣,其实不用说,众人就能够明白陈山晚是什么意思了。

    但陈山晚还是在满堂惊愕到失声的程度下开口。

    “和祂结下主仆契,只是为了让诸位放心。”

    陈山晚轻声:“但祂其实是我的……”

    他本来想说“男朋友”,但这个词感觉好像有点轻,会被长辈们认为不懂事玩玩而已。

    所以陈山晚改口:“祂是我的爱人。”

    陈山晚深呼吸了口气,因为知道可能要面对太多太多的问题,他的耳朵都没有再为这样的话而赧然泛红。

    可他的眼神却无比坚定,扣着郁睢的五指也用力到泛了白。

    天门的掌门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山晚:“你……”

    他的话都还没说出来,陈山晓就立马截断:“师弟啊,你谈恋爱了,这是好事啊!”

    天门的掌门:“??????”

    陈山晓你要不听听你在说什么屁话?!先不说你们陈山明明也是不支持情情爱爱的,就说陈山晚谈的是恋爱吗?!这可是个邪祟!还是最强的邪祟!

    天门的掌门那满腹的话还没吼出来,陈慎就先替他冷笑了声:“好事?我看不见得吧。”

    天门的掌门:“!是啊……”

    陈慎面无表情:“祂既然是想同你在一起,却从来没有喊过我们,没有礼貌。”

    郁睢忍着笑从善如流地冲陈慎和陈荷喊了声:“两位师伯。”

    祂学着陈山晚的温润语调:“这不是之前没有身份,不敢贸然称呼吗。”

    郁睢甚至还偏头对陈山晓喊了声:“师兄。”

    陈山晓:“。”

    虽然知道会有这一天,但还是忍不住发毛。

    天门的掌门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坐在他旁侧的两位长老也自然是看出来了陈山的意思,不由气极反笑:“你们陈山早就与邪祟勾结,还谈什么和平协议!都是幌子!”

    陈山晚闭了下眼。

    他最担心的,无非就是会被说这句话。

    但事实告诉陈山晚,他的确没有必要把所有的事都揽在自己身上。

    从他跟所有人说出想要人与妖邪共处时,陈山晓就想到了最好的解决办法:“话不能这么说。”

    陈山晓笑:“既然以后要谈人妖和平共处,那人与妖邪相恋不也是有可能的事吗?和平共处可不是泾渭分明,我师弟和这位前辈不就是最好的榜样?”

    场内一静,一时间没有人能够想出反驳的话来。

    见没有人说话,陈山晓又说:“世伯,你之前说你有要求,不知道是什么要求?”

    这种情况下,天门的掌门就算是脸皮再厚,也说不出联姻的事了。

    尤其陈山晚还不是普通的谈恋爱,郁睢可是邪神一般的存在。

    天门的掌门只能转去想要为自己的门派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方面的事陈山晚就管不着了,他不擅长这些,但陈山晓擅长。

    无论是四两拨千斤拒绝走后门,还是温和地把人噎死,他都学了很久。

    在他不得不当家主的时候。

    陈山晚重新在座位上坐下,他的手还被郁睢牢牢地扣着,

    陈山晚仰头看向郁睢,郁睢的视线始终放在他身上,对上的那一刻,就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等谈判结束,陈山晚也就可以去找天门的妖邪谈一谈了。

    会比较困难,因为这边的妖邪和人类之间的怨气积累得更深,大多数都是有血仇,但偏偏又是旧账,没法去翻。

    不过好在因为陈山晚和郁睢的关系现在是透明的,哪怕是不相信真的可以和平的大妖,也愿意再相信一次。

    毕竟陈山晚作为世界最强的人类,郁睢作为最古老也是最厉害的邪祟都能在一起,还公开了关系,也许人与妖邪之间的争斗也能画上一个句号。

    至于以后会不会有冲突,那就算是有也没什么关系了。

    要知道人也会杀人,会骗人,把两个种族看做一个整体,就会少很多矛盾和冲突还有意见。

    解决完天门最后一个封印后,陈山晓他们就通知了其他门派的主事人,准备商讨细节,还有机构内部的构成,以及机构的名字。

    这些陈山晚其实是不打算参与的,但无奈因为实力太强,不得不留下来听一听。

    不过关于有门派想让他当这个机构的主事人,陈山晚拒绝的很坚定。

    他不是主事的料,他心里清楚。

    但他不坐这个位置,谁坐这个位置就成了众人纠结讨论的点了。

    这个,陈山晚不管。

    忙碌完后,陈山晚直接和郁睢回了陈山。

    他眉宇间有很明显的疲态,郁睢也没再闹他,只是搂着他亲了亲,不带任何情丨色意味的吻,格外的温柔:“阿晚。”

    祂的手指穿过陈山晚的头发,将扎成马尾的皮筋勾走,黑发散落下来,形成顺滑的丝绸。

    郁睢抚着陈山晚长到了肩胛骨的发丝:“恐怕现在所有修行之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会…后悔吗?

    陈山晚敏锐地捕捉到了祂的情绪,先说了句:“我要泡澡。”

    郁睢低低地笑了下,抱起他在浴池边坐下,然后漫不经心地给他解衣服。

    陈山晚早就习惯了郁睢非要插丨手他所有事,甚至吃饭都非得喂他的这些举动:“知道就知道。”

    他平静道:“你不是就想他们都知道吗?”

    郁睢微顿,抱着陈山晚一起沉入浴池中。

    祂紧紧搂着陈山晚的腰身,让陈山晚坐在自己的怀中:“阿晚。”

    祂低垂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