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与祂 > 6、黑玫瑰⑤

6、黑玫瑰⑤

目录

    黑玫瑰5

    陈山晚收拾了一下别墅一二楼后,就差不多到中饭时间了。

    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下楼时抬眼看了看通往三楼的楼梯。

    红木楼梯的颜色深到有点偏乌的感觉,三楼就算是白天也看不到一丝光亮,二楼通往三楼没几个台阶光线就昏暗了,层层往上,越来越深,到转角时就已经是一片黑暗。

    黑漆漆的,好像一个怪兽张开的深渊巨口,踏入一步都会被吞没。

    那位就是住在这儿。

    说来也是神奇。

    其实陈山晚是一个探索欲和好奇心特别低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无端对楼上这位带有一丝好奇心。

    明明昨天刚住进来也不会这样。

    可现在他却忍不住在想楼上这位叫什么名字,是为什么会得精神病。

    他产生了一些他自己都不能理解的兴趣。

    陈山晚收回了目光下楼,眸光扫过楼梯转角摆放的花瓶和里面插着的大束黑玫瑰时,只停了不到半秒的时间。

    这个家里黑玫瑰是真的不少。

    他打扫卫生的时候就发现,不少地方都摆放着黑玫瑰。

    这让陈山晚有点拿不准。

    这种花是会在瓶子里枯萎败落的,那他到时候要不要换?

    问喻心,喻心又没有回复他。

    雇主在外面玩得这么忘我,连消息都没看一下吗?

    陈山晚有些不解。

    以他的分析来说,喻心他们应该是很在意楼上那位的,那出门旅游,就不担心楼上那位会不会有什么事,不主动询问就算了,连关注一下自己聘请的“保姆”的消息都没有?

    .

    天空黑沉沉的。阴云一片压着一片,笼罩在上头,形成乌黑的云,近得好像触手可及,却压抑到让人无法喘息。

    空气中弥漫着水汽的味道,闷热难耐,雨却迟迟不落。

    游喻看着父母跟搬家公司的人道谢完,有点不耐烦地:“我们在那住的好好的,干嘛搬走?”

    他很喜欢原先那幢滨湖别墅,因为从他的房间看过去可以看见别墅区里的人工湖,他还总是能够看见他的女神在绕湖遛狗。

    结果父母说搬就搬,根本没有跟他打招呼,也没有给他机会跟女神道别……他们还约好了暑假要一起去遛狗呢。

    游喻神色郁郁:“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一搬就是那么远,从南方搬到北方,我才读完高一,这边的学习进度和我们那边完全不一样,我还要交新朋友……”

    “游喻。”喻心皱着眉打断他:“你不是之前就说那幢别墅这不方便那不方便一直想让我们把装修改改,现在搬了家,你又不乐意了?”

    游喻简直莫名其妙:“我让你们改装修,又不是要你们搬家!”

    “好啦好啦……”

    男人走过来搂住喻心,轻声劝道:“搬都搬了。儿子你那么厉害,在这边肯定也能交到很多朋友的,你先去收拾自己的房间吧。”

    游喻还想说什么,男人给了他一个眼神,他就撇撇嘴,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上楼去了。

    故而他并不知道,在他走了后,男人搂着喻心哄道:“游喻又不知道那幢别墅到底怎么回事,不知道里面养了个什么东西…你跟他发什么火?他要是知道了,肯定比你更想跑。”

    喻心瞪他:“这绝对不能让游喻知道!游明!我跟你说!要是让他知道……”

    “嘘。”

    游明捏着喻心的肩膀,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那张儒雅的皮相明明是那么好看,却莫名虚假得让人发毛:“别急,小声点,我当然不会告诉我们儿子。”

    他看向喻心手里握着的手机:“他还有给你发消息吗?”

    “……今天早上给我发了一个表情,可能是看我没有回他。”喻心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有点焦虑地咬了一下自己刚做的美甲:“怎么办?如果他觉得不对劲想要离开,那我们就……”

    游明又捏了捏她的肩膀:“冷静点。你回他一句,说自己在外面玩没看到手机,问他问题解决了吗?”

    喻心深吸了口气,颤抖着拿出手机,又止不住地有些发抖:“游明…其实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们这么做是救了自己,可害了他……”

    “喻心!”游明语气重了几分:“你是想告诉他这一切秘密吗?你想死吗?想游喻成为祭品吗?”

    他声音有几分森寒:“你不是没有看过那些祭品的惨状,游喻是我们唯一的儿子,我们已经不能生了,你真的要这么狠心?”

    游明的话让喻心狠狠打了个寒颤,她抱着自己的手臂,那张漂亮如花的脸苍白,带着浓浓的恐惧,嘴里也是失神般的呢喃:“不…不行……游喻是我们唯一的儿子……”

    她怎么能让她的宝贝成为那种怪物的养料呢?

    游明又缓了语气安慰她:“你别怕,我们已经离开那了。只要没有把属于那里的东西带出来,祂就再也没有办法找到我们,去看看待会吃点什么好吃的庆祝吧,我去收拾东西。”

    喻心恍恍惚惚地点头:“好……”

    但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游明那双漆黑的眼瞳忽的变了模样。

    原本圆形的眼瞳有一瞬变成了一朵绽放的黑玫瑰,但仅仅只是眨眼间,就又恢复了寻常,快得只会让人以为是眼花了。

    .

    陈山晚做完中饭后把饭菜分好给楼上那位送上去,顺便还撕了便签写了句:【先生您晚上想吃什么?】

    陈山晚坐上椅子时,升降台就立马下来了,上面只有一张卡片。

    陈山晚有点无奈。

    他本来想的是让楼上那位把早上和中午的碟子一起送下来的同时顺便点菜,结果……

    怎么感觉他是故意的呢?

    就好像堵着气非要升降台一天上上下下几十趟,早点报废了才高兴。

    这个念头才起,陈山晚就觉得大概是自己想太多。

    雇主之一喻心都有一个只小他一点的儿子了,身为雇主的弟弟,楼上那位的年纪应该也是三十岁左右了,怎么会这么孩子气?

    难道说是年纪差距比较大?

    陈山晚把这张卡片收下,鉴于他到现在还没找到自己的便签和笔,所以陈山晚不准备放到桌面上。

    他有在别人要求的下做事时,在做之前还会再确认一遍要求的习惯。

    哪怕他知道自己记性很好,不会记错,他也依旧会这样。

    但陈山晚没有回楼上那位,升降台就又开始在上下。

    这一次送了一朵喷了水后显得更加漂亮迷人的黑色玫瑰还有一张卡片。

    陈山晚看了看,卡片上写着无营养的客套话:【谢谢陈先生了。】

    陈山晚捏着这张卡片,没由来地觉得自己要是不回一句什么,楼上那位恐怕会坚持不懈地继续送卡片或者东西下来,送到他回复为止。

    这种感觉来得太奇怪,陈山晚犹豫了会儿,到底还是在卡片上写了句:【不用客气。】

    他把卡片才放到升降台上,都还没按下按钮,升降台就自己升了上去。

    陈山晚稍顿,等了会儿,没等到再送下来。

    这就弄得好像楼上那位是看见他把卡片放到台面上了后就立马按了按钮一样……

    陈山晚心说这怎么可能呢。

    等他吃过饭后看了眼被他习惯调震动的手机,才发现喻心回了他。

    只是她回的是一句:【现在问题解决了吗?】

    陈山晚:“……?”

    他缓缓打出一个问号,眉心不自觉拧起。

    他之前问喻心楼上那位先生没把餐具送下来,有没有什么问题,喻心这样回复他…倒不是说牛头不对马嘴,问他问题解决没也很对,可一般人会这么问吗?

    陈山晚还没深想,“叮咚”“叮咚”“叮咚”的门铃声就从玄关飘过来,听着有几分急促。

    接着又是有些飘远的清脆地呼喊:“鱿鱼!你在家吗?!”

    陈山晚起身,站在单向的落地窗前去看,就见一个穿着吊带碎花裙的女生站在别墅庭院大门外,一只手搭在嘴边喊着,另一只手放在门铃上按着:“鱿鱼?鱿鱼——”

    陈山晚大概猜到是外号,应该是雇主家的孩子的朋友。

    所以他想了想,出去打开了门。

    出去时,陈山晚才察觉到天色有些阴沉,空气中弥漫着水汽的味道,闷热又压抑。叫他的心脏都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轻轻捏住,呼吸莫名有点艰涩。

    他没放人进来,而是自己小心地穿过了两侧都是黑玫瑰的小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这些玫瑰好像有点往小道上长了,这条路没有那么好走了。

    见到陌生人,女生很明显地怔愣了下:“……你是?”

    “我是这户人家聘请的兼职管家,负责帮他们打理家里一个月。”陈山晚温声道:“这户人家出去旅游了,暂时不在家。”

    女生在看见陈山晚,哪怕隔了一道栅栏门时,耳朵就不自觉地红了。

    实在是陈山晚长得太好看,又有些成年人的独特魅力。

    她嗫嚅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你叫什么名字?我现在就问问鱿鱼是不是,不是的话就报警抓你!”

    陈山晚哪里不知道女生的小心思,他有点无奈,但还是只能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陈山晚。”

    他说:“你朋友不一定知道,让他问问家里人会更好。”

    “哦。”女生还真的要打电话,但她又补了句:“我叫安蔚蔚,安静的安,蔚蓝的蔚。”

    安蔚蔚一下子就拨通了游喻的电话,她直接开了免提:“鱿鱼,你家请了个兼职管家呀?”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